那条放学的路总是感觉很长很长。路过的老宅子老院子都早已没了旧日的光芒。 这条路总是灰蒙蒙没有色彩。 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往回家路上走。 即便路过臭气熏天的茅厕我都没有力气绕道而行。 每次走到那小段我就开始练习闭气的功力。 走到院门口看到一个男孩在打篮球。 从侧影看好像我儿时的玩伴。 但沉重的书包压的我腰酸背痛,我并不打算停下来问个仔细。 踉踉跄跄擦肩而过继续往家走去,仿佛看到他眼中刹那的问号。 不去理会,我真的很累很沧桑。 只是再也没有听到篮球落地反弹的声音。 走到二单元发现前面有个黑人坐在一席家当中好似在等什么人。 我正要打起勇气去问问,只听身后二楼的叔叔说起话来。噢,不是我的朋友也不关我什么事情。 我就进了二单元开始上楼梯。 我们住在三层, 不高, 但我的脚步越来越慢。 我幻想着家里有父母的等待有他们的关爱,又温柔又心疼的问我,怎么又这么晚下学啊? 然后热腾腾的晚饭就给我端上。 我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想象着一切,用幻觉来安慰自己疲惫的心。 大门没有锁,推门进去看到全家老少都在各干各的,看电视,聊天,喜气洋洋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只有保姆看到了我,问我想吃点什么。 我进了小家依然没有看到我的父母。 我的心好似沉入大海。 电话铃香了,我爸爸说,我今天忙就不过去看你了。。。 我放下电话难过得低下头。 这时候我醒了, 我才恍然大悟。 原来我最需要最渴望的是有人问问我内心需要什么,谁来关心关心我。

这个梦不知道反应什么。我起来却是腰酸背痛。可能是抱孩子洗奶瓶的后果。 我发誓我不光要提供丰富的物质生活给孩子,我一定要注重她的内心世界。我要每天等她放学问她,你学到了什么,你今天开心吗? 我想做父母的本该如此爱孩子。